一名地产工程人的“非常”100天
作者:徐子敬  时间:2021-09-24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王思忠的办公室陈设十分简单,一张桌子两把椅子,一个陈旧长条沙发以及一顶安全帽,墙上依次挂着贵阳铁建城项目的总规图、总平图和施工进展图。

这是一名房地产工程人的典型办公环境,也是他最熟悉的工作氛围。其中最显目的,莫过于旁边的“军令状”了——那是3个多月前的6月11日,中铁地产贵州公司为项目举行了一次隆重的“抢开盘、抢销售、抢回款”百日誓师大会,作为项目负责工程板块的副总经理,他代表项目工程管理团队做了郑重承诺:如期完成项目新售楼部展示区和力争实现253号地块开盘。

“时间!工期!我时刻都在提醒自己。”王思忠说,他特意把“军令状”放在显眼位置,只要一抬头,几个赫然大字就不断刺激他,让他无法安坐下来。事实上,王思忠呆在项目办公室的时间微乎其微,自从6月9日项目售楼中心正式开工以来,他就把工地当作是自己的主战场,一定要带着工程团队,大干100天,打赢这场困难重重的攻坚战。

现场查看工程进展

通常情况下,每天上午9点左右,王思忠已经到了工地,开始了当天的工作,到处查看施工情况,布置当天施工进度计划,调度协调参建各方人力物力资源,敦促施工材料入场……就这样一直到晚上9点,他还要召集各参建单位总结当天施工进展,梳理施工中遇到的难题,并及时作出决定,拿出调整补救方案。每天的现场工作“晚会”结束后,王思忠还要继续带领工程团队成员,进行每天最后一次的工地巡场,一趟走下来,已经是次日凌晨了。

为了说明地产工程人的起早贪黑,有同事列举出王思忠的拼劲故事,打趣地说他“工作在工地,睡在办公室,实现了以公司为家”。王思忠连忙解释说,有段时间实在太累了,回到项目办公室后,便不想再步行回到距离1公里外的出租屋,就就靠在长沙发上睡着了。

“特别能加班,特别能吃苦,只是对一名工程人基本要求。”王思忠说,他自从大学毕业后,就进入中国铁建大家庭,一直从事项目工程管理。经过15年的磨砺,铁道兵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已经融入他的工作日常。2019年,王思忠从铁建系统的建设单位调入贵州公司,开启了他作为一名地产工程人的职业生涯。

贵阳铁建城项目作为首个以中国铁建企业命名的地产项目,也是集团公司“一体两翼”战略的产城融合片区综合开发的重要试点,贵州公司花了大量人力物力,力求在工程品质上完美呈现,不负中国铁建之名。

尽管已经是建设战线上的一名老工程,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,但无论是项目建设规模体量,还是施工复杂程度,都已经远远超出了王思忠心里的预期。“一个项目除了常规的盖楼外,含有首屈一指的售楼中心、市政主干道建设、复杂的高压线路迁改、当地首个运营型公园……”王思忠说,可能干10个常规项目,都不及铁建城项目遭遇的挑战多,这是他作为一名地产工程人的挑战,更是一种幸运,参与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项目建设。

随着“军令状”的最后期限到来,项目工地各项工作在紧张的氛围中有条不紊地推进,向着最后的目标冲刺。新的售楼中心钢结构建筑拔地而起,在夜晚的衬托下熠熠生辉,王思忠把它视为自己的宝贝,坚持每天拍照,记录下了它的成长历程。

初见雏形的售楼中心

工地上少有的闲暇时光,王思忠会给远在北京的妻子打视频电话,看着还不到两岁的小女儿不停地喊着爸爸,工地上遇到的所有烦恼,顿时都烟消云散。只是挂掉电话后,王思忠会感到一丝对妻子儿女的歉意,他已经有半年没回北京去看望她们了。

今年“五一节”的时候,妻子趁着小长假来贵阳探望王思忠。一家人见面,妻子便教小女儿喊爸爸,没想到的是,小女儿竟吓得哇哇大哭,也不肯投入他的怀抱,连声说:这不是爸爸,不是电话中的爸爸。

直到她们离开贵阳,王思忠还是没有能让女儿喊主动爸爸。翻开手机相册,项目售楼中心的照片远比女儿的要多,他明白女儿不肯喊眼前的原因,就是自己的陪伴时间得太少了。

“也许等再大一岁,她就能分辨出电话中爸爸和站在眼前的爸爸,其实就是一个人了。”王思忠说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